美国华裔兵士陈宇晖受虐致死案第六被告开审

2019-06-06 17:18:22 来源:中国新闻网
记者:陆春艳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中新网11月8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美国华裔士兵陈宇晖受虐致死案第六名被告下士赫斯特(Sgt. Jeffrey Hurst)一案因挑选陪审团延误,5日晚检辩双方才进行开案陈词,6日开庭时传召美国国防部中央调查部(CID)高级调查员Mish Lee,以及陈宇晖生前在阿富汗军营中的好友Degan Berhe等共十名检方证人作证,这两位都曾经在陈宇晖案首位被告霍尔孔(Adam M. Holcomb)庭审时出庭作证。

一直组织旁听该案的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欧阳萧安指出,7日预计检方还有两至三名证人,辩方证人则有七至八位。她表示目前检方的表现都不错,提供了许多有力证据。

欧阳萧安还表示,赫斯特除了个人被起诉欺虐行为,还被指控没能阻止下属欺虐的渎职行为,她指出赫斯特作为另外两名被告欧法特(Ryan Offutt)和柯蒂斯(Thomas Curtis)的直接上级,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,比如他让柯蒂斯对陈宇晖进行惩教训练,却没有指明是什么样的训练;而赫斯特本人也患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(PTSD)。

根据当地新闻网站fayobserver.com报导,检方托曼(Josh Toman)在5日作开案陈词时指出,赫斯特和其它人将陈宇晖当作玩物(a plaything);而辩方律师Haytham Faraj则将赫斯特行为解释为训练一个有麻烦的士兵,让他能在战场上更好地保护自己和战友。

高级调查员Lee在庭上说,事发后他前往该军营,询问了30位官兵,了解到陈宇晖被虐待的情况,其中一位下士Nicholas Sepeda还给他一张陈宇晖背部受伤的照片,伤痕是因为陈忘记关营地的热水而被长官霍尔孔拖行,从而改变调查方向,“让我们指向一个没有预想到的调查之路”。Lee还提到他曾询问赫斯特本人,存有两份书面证词,赫斯特指出他有看到陈背上的伤,也觉得不妥,但是却没有上报。

该新闻网站报导还指出,出庭指证的下士Berhe在庭上介绍两人是如何在阿富汗认识,经常一起站岗,陈宇晖成为他在军营中最好的朋友。并指出陈曾在一晚表现低沉,向他抱怨如何被欺虐和以种族歧视外号相称,感觉他总是被单列出来惩罚,并有自杀想法,但是自杀的部分,法官没准许他在陪审团前说。(孟芳)

www.warmate.cn
特色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