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本站

债券毛片综合网未到期被判提前还 神雾系资金困局再加码

2019年02月20日 08:18:00来源:中国新闻网

债券未到期 被判提前还 神雾系资金困局再加码

2016年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神雾集团”)获准发行不超过20亿元的可交换公司债券,随后长安国际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长安信托”)认购了1亿元。近日公开的判决显示,神雾集团方面需提前偿还1亿元本息及违约金。这使得神雾系的资金困局进一步加码。

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这则判决书载明,购买债券后,长安信托发现神雾集团方面存在挪用募集资金、信用评级被下调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等情况。

现在虽无法获知神雾系的资产全貌,但其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如今处境并不乐观。神雾节能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降,并在短短两月内变成*ST节能;神雾环保账面资金仅1000余万,随之而来的资产冻结、公司及实控人被立案调查等因素,都加剧了神雾系的风险。

现在的困境很难让人相信,仅仅两年前,神雾系还备受资本热捧,战略投资者甚至喊出千亿市值的宏愿。2015年和2016年,神雾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市表现均远远跑赢大盘。其中,*ST节能(原名神雾节能,000820.SZ)涨幅分别为131%和80%,神雾环保(300156.SZ)则是117%和25%。

要求提前偿还债务的不只长安信托一家,神雾系困境可能还会继续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联系到神雾系实控人吴道洪,他未对上述事项置评。

债券需提前偿还

2016年,神雾集团得到深交所的核准,发行总额不超过20亿元的可交换公司债券。债券简称“16神雾债E1”(下称“债券”),发行首日是当年12月15日,存续期3年,票面利率为4.6%。

根据《募集说明书》,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,剩余资金用于补充神雾集团的营运资金。

说明书记载,此次发行的债券以神雾环保(300156.SZ)股票作为质押担保物。债券发行前,神雾集团将1.14亿股神雾环保股票质押给债券受托管理人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,作为偿付债券本息的担保。同时,吴道洪对债券的本息兑付提供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。

2017年11月底,北京证监局对神雾集团进行了行政处罚,称债券募集的资金本应用于集团营运,但其中19亿元都被用来偿还各类借款。

3个月后,神雾环保发布公告称,因神雾集团逾期未完成与华融证券之间的回购,华融证券正式启动违约处置程序,拟通过交易系统进行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,处置神雾环保数量不超过1116万股的股票,即华融证券购买债券时拿到的抵押股票。

因为上述事项,联合评级两次下调神雾集团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,同时将涉案债券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。

2018年4月28日,神雾集团公告称,公司未履行追加担保义务,构成涉案债券约定的违约事件。

2017年4月,长安信托支付1亿元,认购了100万债券。尽管债券2019 年底才到期,但长安信托却认为,神雾集团已失去清偿能力并构成违约,要求其支付本息及相应违约金。

最终,法院支持了长安信托的诉讼请求。

神雾节能两月内变*ST

几天前,申万菱信基金公司同样以上述事宜状告神雾集团,要求偿还未到期的1亿元债券本息及违约金。

对是否还有其他投资者及机构要求提前偿还债券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致电神雾集团董事长及实控人吴道洪,他表示不清楚具体事宜。

神雾系此前已遭遇了一系列危机。

神雾集团总部在北京,自称是节能环保领域的领军企业,拥有近4000名员工和11家控股子公司,其中包括A股上市公司神雾环保和神雾节能。

4月10日晚间,神雾节能公告称,公司股票将在第二天停牌一天,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,股票简称变为“ST节能”。公告给出的原因是,神雾节能在未履行审批程序的情况下,违规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提供了2亿元的担保,二者提出的解决方案,预计无法在一个月内起效。

一个月后,ST节能2018年年报出炉,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审计报告,这直接导致ST节能变为*ST节能,面临退市的风险。

根据年报,*ST节能去年经营项目大幅萎缩,业务规模大幅下滑,经营陷入困境。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90万元,相比前一年的11亿,不及零头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7亿元,同比下降539%。

今年一季报显示,公司仅实现营业收入202万元,净利润亏损3726万元。

神雾环保账面仅剩1000余万

*ST节能的兄弟公司神雾环保,处境同样艰难。

同一时间,同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对神雾环保2018年财报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。

根据报告,截至2018年末,神雾环保及其子公司货币资金账面余额合计仅1039万元,其中银行存款及其他货币资金1008万元。

流动资金紧张,造成了公司另一只非公开发行债券违约、 员工工资拖欠、供应商应付款拖欠等债务逾期事项。神雾环保称,未来若应收账款回款情况低于预期,将进一步加剧流动资金紧张的情况。公司正在尽力采取措施缓解流动性压力,包括催收应收账款及以外部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。

截至2018年底,神雾环保累计诉讼100起,涉案金额22亿元;累计仲裁90起,涉案金额358万元。诉讼及仲裁涉案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169.25%,其中被强制执行案件23起,涉案金额10亿元。

一连串的问题导致神雾环保及子公司多项资产被冻结。根据4月29日发布的公告,截至当时神雾环保及子公司15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,包括多处房产在内的多项固定资产被法院查封及轮候查封,旗下4家子公司100%股权被冻结,7家参股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或被强制拍卖。

更早之前的1月8日,神雾环保被法院列为失信名单,同时查封旗下多处房产和机动车。1月23日当晚,神雾环保对外发布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所持有的公司部分限售股已被司法划转。其时神雾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。

雪上加霜的是,5月29日,神雾环保公告称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同一天,因涉嫌违法违规,神雾集团、公司董事长及实控人吴道洪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事实上,在被立案调查的前一周,神雾环保、神雾集团及相关当事人就已经收到北京证监局下发的《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》。根据决定书,2015年间和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,神雾环保未遵守公司用印程序、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以及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,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,累计金额约10亿元。

吴道洪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对他本人及神雾环保的调查正在进行中,但他拒绝透露具体进展。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内容

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

关于我们|本网动态|转载申请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2